杭州的“直播电商”走向没落

网店转让 2022-05-09

  薇娅事件之后,直播电商逃离杭州加速,有媒体称,今年1月前往杭州走访谦寻,发现很多直播间早已人去楼空。

  “机构倒闭、薪资浮夸、店家九赔一赚,亏播流行”,九堡无数的小主播,仰望着金字塔顶的那几个大网红,逐渐看不清希望,一些中小机构和电商,却很快认清了现实。

  去年10月,有网友发现杭州有很多出售二手直播设备的信息,感叹“今年冬天有点冷”“跟早几年杭州的大量网络P2P平台倒闭潮一样”。

  11月,另一位杭州本地微博用户发微博称,“杭州搞直播的倒闭了90%”,同时,另一位百万粉丝博主也发文称“杭州直播室倒闭率90%”“不适合个人创业”。

  一些从业人士肯定了这一现状,表示杭州的直播电商竞争太激烈,不断推高的泡沫,让很多商家和机构面临极大的生存压力。

  杭州有很多知名的直播电商公司,行业价值不断被提升,不少人已经意识到,在这一行的泡沫下,杭州的“薪资浮夸”,让机构和电商需要承担极高的人力成本。

  而“货”这一层面,在直播电商中,女装一直都是热门品类。女装曾经是杭州的支柱产业。

  女装和直播都能赚钱,随着从业者的不断增加,女装杀成了一片红海,逐渐成为存量市场,这意味着这一最赚钱的行业,已经没有多少红利可言了,货也变得越来越难卖出。正因此,杭州对外的经济吸引力,也减少了几分。

  潮水退去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直播电商在杭州阻力不小,再加上薇娅被杭州税务局无情重锤,一些从业者和投机者也如遭雷击,心灰意冷。

  野蛮生长的时代,带着“一夜百亿”的暴富传奇一去不复回。直播行业红利仍在,开始走得平稳,只是,在进入“后红利”时代之后,一切都天翻地覆。

  大主播时代落幕,各大头部主播,开始变得低调,逐渐减少直播时长,或退居幕后,直播间走向团体直播和品牌化。

  以往因为流量集中于头部主播,“苦大主播久矣”的平台开始加大扶持中小主播的力度,打破头部效应;而主播话语权、议价权过重,也让品牌商家开始选择发展自播。

  相应的,直播平台也加大了对MCN机构和主播的管理,不断提高MCN机构的入驻门槛,更加注重带货能力与质量。

  随着查税风波的继续,投机者也纷纷退场,这个热闹的行业归于平静,直播开始走上严管、规范的道路,更为专业和健康。

  从表面来看,直播行业似乎遭受了一场冲击,但实际上却是进入正轨,涅槃重生。

  进入“后红利时代”,直播回归本义,不再受困于主播这一环,而是需要摆脱流量思维,保障产品和供应链,真正减少中间环节,提升消费者体验,形成良性循环。

  从业者也不必再执着于杭州。其他供应链强势的城市,正在向这一赛道进军,随着行业洗牌,更多直播城市崛起,未来一定会诞生更多的“电商直播之都”。现在很多人开网店都会选择网店转让,不管是淘宝天猫还是抖音小店,成熟店铺的抗风险性比新店还是高得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