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价承揽店铺转让?这种新骗术您要提防了

网店转让 2022-05-07

  打开电脑,娴熟地点开“58同城”“安居客”等网站,记录下计划转让店铺的人的联系方式……3月12日9时,“快转商铺网”公司的员工像往常一样开始一天的“忙碌工作”。此时他们没有人会想到,接下来迎接他们的会是一场狂风骤雨。

  “行动!”随着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一声令下,“春雷1号”专案收网行动开展。当天,在汕头警方等相关部门协助下,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专案组共出动200名警力,在广东汕头、山西晋中、浙江杭州、福建厦门、云南昆明等地同步收网,成功打掉一以“店铺转让”为名实行诈骗的特大犯罪团伙,抓获嫌疑人82名,经初审刑拘60名嫌疑人。经初步统计,该案涉案金额逾600万元,受害人超过3000人。

  时间回到2020年12月1日。不久前,家住深圳龙岗的陈先生打算把自己名下经营的一家餐饮店铺转让出去,便在某网络平台上发布了转让消息。没多久,就有一名女子联系上他。对方自称“晓雪”,是“杭州铺速转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其公司能帮陈先生快速把店铺转让出去。由于当时临近过年,计划年后选新址开店的陈先生确实想要赶紧转手,于是同意了解一下委托转让事宜。

  随后,对方派了一个名叫胡某文的业务员到陈先生店里。胡某文查看了店铺面积,了解了租金等情况后告诉陈先生,只需要1998元,就能在20天内帮他将店铺转让出去,否则可以按照逾期天数办理80%或60%退款。看着对方挂着工作证,言语间颇为专业的样子,陈先生同意将店铺委托给该公司转让,并与对方签了一份委托转店服务合同,支付了1998元服务费。

  几天后,胡某文给陈先生发了一个链接,称已经在公司官网上线了陈先生的转租信息。没多久,他又告诉陈先生有客户有意承租,准备过去看看店铺。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不仅没有人来看店铺,胡某文还玩起了“失踪”,不接电话也不回复微信。联系公司业务经理,对方也是百般推脱,称售后会处理。

  约定好的20天过去了,店铺转让的事情却始终没有下文。陈先生怀疑自己被骗,12月26日,他前往龙岗公安分局平南派出所报警。

  接报后,警方初步判断这是一起诈骗案。进一步调查后,更是发现在全市范围内有多宗类似的警情,且都指向同一家公司,警方迅速展开研判,锁定了胡某文身份,并于1月14日将其抓获。

  一开始,胡某文并不承认自己有诈骗行为,坚称自己只负责签订合同,并不知道后续的事情发展。“在审讯过程中,胡某文坦言已经记不清与多少店主签订了店铺转让合同,但却无一成功转让案例。”平南派出所二级警长关冰孚说。经审讯,胡某文所在的公司浮出水面——这是一个成员超过80余人的职业诈骗团伙。

  该公司名叫“杭州铺速转铺网络科技公司”,下设市场部、售后部、电销部、人事等部门,公司分部则分散在深圳、广州、佛山、东莞、杭州、厦门等城市。但实际上,除总部有办公地点外,所谓的“分部”并没有固定办公场所。

  公司对外宣称受理“店铺转让”委托业务,由电销部员工先在网络上搜集有转让店铺需求的经营者信息,汇总整理后交给客服人员。客服人员先与客户联系沟通,随后派分布于全国各地的市场部员工上门与客户见面商谈。电销部人员通常会假扮成快餐店老板、承租人等,引起客户兴趣。“在面谈时,业务员会以公司资源多、转让速度快、成功案例丰富等话术诱导受害人签约,并承诺在特定时间内将客户的店铺转让出去,如不成功可以退款。”龙岗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黄致理介绍。

  当客户同意签订委托店铺转让合同后,业务员再根据客户店铺面积、租金、转让费等计算佣金,要求客户现场扫描公司收款码支付相应的佣金,价格从1千多元到6千多元不等。由于业务员提成与转让费、佣金挂钩,为了提高自己的提成收入,业务员往往会佯称帮店主提高转让费,这迷惑了不少有店铺转让意愿的店主。

  收款后,该团伙除了在自己公司开发的网页界面发布店铺转让信息之外,再没有任何推广动作,却以此欺骗受害人称已经履行了推广职责。截至收网时,警方也没有发现该团伙有一个成功转让店铺的例子。

  一旦客户发现合同到期店铺都没有转让出去而要求退款时,该团伙会采取签约业务员“失联”、转接客服不响应、退费几十元费用等方式进行拖延处理或干脆置之不理。

  为了防止受害人查询到公司异常注册经营情况,该团伙轮番使用高层工作人员的名字注册新公司,不断变更公司名称、变更注册地点。仅两年间,就先后使用过“广东铺天下”“广东翼快转铺”“杭州铺速转铺”等多个名称,登记的工作地点也是随意填写。不仅客户找不到公司真实地址,就连公司大部分员工也不知道公司总部的具置。

  掌握了诈骗团伙的全部“套路”后,收网时机成熟。3月11日,龙岗公安分局专案组百余名民警奔赴汕头,“春雷1号”行动开启。

  3月12日8时许,清晨的街头还泛着丝丝凉意,位于广东某市的一栋大厦内,专案组民警按照前期部署,兵分三路蹲守待命。与此同时,浙江杭州、福建厦门、广东佛山等其余8地的民警也已准备就绪。

  9时30分,随着行动号令的下达,百余名专案组民警立即行动,从大厦的各个楼层将目标地点——该大厦的4楼包围。“都别动!手抱头!”顺着狭窄的门口进入到办公区,专案组民警各就各位稳住现场,并顺利将该团伙的主要嫌疑人刘某飞及40余名员工控制住。

  深晚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个门口写有“快转商铺网”字样的办公场所内,摆放着近百张办公桌,墙上贴着诸多“成功学”海报与“鸡汤”标语。印有“诚信经营、童叟无欺”等字样的锦旗,与现场员工的一片混乱形成巨大反差。

  在其中一名电销部员工的办公卡座上,电脑两旁贴了两张“话术技巧表”,上面列满了“怎么收费”“时间多久”“转不出去怎么办”等问题的回答技巧。办公桌上还放着三部手机,其中两部是工作手机,专门用于与受害人聊天,在这里工作的员工大抵类似。

  在另一名员工的办公桌上,有一份写满城市名字、区域的文件。现场员工交代,公司内部员工按照负责地区划分为多个小组。每个小组大约5至7人。小组成员职责明确,有人负责在网上寻找客户信息、联系客户、派单,有人负责签订合同,有人负责售后,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诈骗流水线多元,我们负责在规定的时间内转出去。”电销部员工黄小敏的手机停留在微信聊天页面,上面有她与客户的聊天记录。而在她的微信通讯录里,所有好友(潜在客户)都按照地点、名字、所转店铺经营内容、转让费用及收取的服务费用的格式进行备注。

  在被专案组控制住后,现场员工神色各异,有惊恐,有错愕,多名女员工当场啜泣。

  “我现在觉得很愧疚,因为我们确实是在骗人。”面对现场审讯,电销部员工黄小敏低声说道。她日常负责的地区是厦门,像这样可以加到微信的客户,她一天跟进的人数在10人左右。“一天会打40多通电话,聊得好的就可以加到微信。”

  2019年8月,黄小敏在招聘网站上看到该团伙在招聘电销人员,给出的薪资是3000元的底薪,加上客户签约后的提成,每月薪资可达5000元以上,这对学历不高的她来说是一份不错的工作。入职之后,他们需要进行为期3天的培训,内容主要是话术技巧。“话术都要背熟,业绩不好时组长也会给我们培训。”

  黄小敏的日常工作是从各大网站上搜寻需要转租店铺的店主,联系并取得对方信任后,她将店主的信息转给派单的同事,再由市场部去现场与客户签订合同。“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成交十几单。”黄小敏说。

  电销部负责派单的康清清是去年11月入职的。她告诉记者,截至3月12日,她当月谈的客户中,已有4名签约,共收取服务费上万元。当记者问到是否知道自己的行为涉嫌诈骗时,康清清突然激动:“我去年就觉得公司承诺过度了,也向老板娘提出了辞职。但老板说我们不是诈骗,有售后可以退款,并且也有帮助对方做推广。”康清清说。但事实上,签完合同之后的投诉、退款等事宜,她都表示不清楚。

  与她们不同,去年12月入职的周佳是售后部的一员。在她还没来得及关闭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份表格,上面有10单左右的客户信息,这是周佳3月负责的全部售后。她告诉记者,所谓售后就是负责把客户的店铺信息挂到公司官网上,并在客户有疑问时用公司培训的话术进行回复。至于退款金额,她表示自己不知情:“都是老板一个人说了算的。”记者在她的手机聊天记录上看到,有客户付了3499元服务费,合同逾期后却只退了140元。

  另一边,员工口中的老板刘某飞面对审讯时仍在极力狡辩,坚称自己没有诈骗。当专案组民警将公司频繁更换“马甲”、公司成立至今从未成功帮客户转让店铺等证据摆到他面前时,刘某飞哑口无言。据了解,2017年刘某飞曾因涉嫌诈骗被法院判刑,诈骗手法与本次案件如出一辙。

  3月12日中午,“春雷1号”专项行动成功收网,包括主要嫌疑人刘某飞在内的82人先后落网。经初步审讯,60名嫌疑人被龙岗警方刑拘,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为何这个诈骗团伙可以频频得手?龙岗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黄致理告诉深晚记者,归根到底,还是骗子利用了店主们转让店铺的迫切心理。“很多店主在转让店铺的时候都是处于经营亏损的状态,为了及时止损,都会希望越快把店铺转出去越好。再加上诈骗团伙主动帮店主提高转让费,夸大自身实力,极具迷惑性。”

  为此,民警黄致理表示,广大店主在遇到店铺转让这一类涉及钱财的事情时,一定要对“包转让”“高价转让”等多加辨别,不轻信他人,避免上当受骗。

  同时,警方提醒,该案中的诈骗团伙因单案骗取金额不大,导致为数不少事主没有报案。为全面收集犯罪证据,及时挽回受害群众经济损失,请相关涉案事主及时联系龙岗警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